您当前的位置 : 郴州之窗>> 历史>> 交通拯救队索6万作业续:挂靠车主否认分包吊车

交通拯救队索6万作业续:挂靠车主否认分包吊车

2018-01-07 16:29:09 来源:郴州之窗 标签:拯救 交通 收费

  涉事拯救队“挂靠的大公司”昨日浮出水面,昨日,交通拯救队队长周记良回应了对“天价收费”的质疑,他认为“6万元交通拯救费有凭有据”,“拯救队冒死清障、抢救交通,收费高合情合理”,“物价局条例太落后,应修订”,按照拯救队队长周记良的说法,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的,广州市物价局曾规定:“15吨以上货车10公里以下的拖车费是650元,吊车费为1440元,因起吊15吨以上货车难度大,吊车费可适当上调,但上调幅度不能超出50%”

  处置一起车祸,花都区北兴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开出6万元的天价费用(见南方日报07日A11版),昨日,由省政府治理公路三乱督察队督办,广州市治理公路三乱办公室牵头,广州市物价、公安等单位联合对该商户“经营性服务收费行为”展开调查,“既然是协商议定,我方开出6万元的报价,有何不可?”周记良认为,拯救队收费“有凭有据”,没有资质拯救队许可证失效却继续收费没有交通部门的委托协议《道路运营许可证》过期、工商营业执照上经营范围仅限“普通货运”———编号JF146的《经营性服务收费许可证》是拯救队队长周记良手里最后一张底牌。

  阿刚说,双方协商的前提是公平,不能强买强卖,依据属地管理原则,2018年01月07日,周记良的“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”在花都区物价局办理了《经营性服务收费许可证》,编号JF146,有效期3年,周记良却坚持“上万元的费用合情合理”,理由是:一、当日出动的两台吊车,是拯救队从其他公司雇来的,对方开价太高;二、高速公路车辆救援风险高。

  2018年01月07日,“新城”的工商营业执照到期,重新办理的营业执照上,经营范围仅限于普通货运,拯救队在此基础上,每台又加收了6250元,据了解,《收费许可证》每年01月要进行年审,年审时,收费单位应如实提供票据、单证等文件,接受物价、财政、审计等部门对其收费行为的监督。

  “车辆救援风险高”是周记良开出“天价费用”的又一理由,花都物价部门负责人周向东表示,因逃避年审,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的《收费许可证》已失去法律效力,这支交通拯救队没有向车主收费的资质,回应3物价局条例没有与时俱进昨日,周记良还对广州市物价局“关于交通事故车辆拖曳作业收费的规定”提出了质疑。

  高速二大队辖区(包括广清、北二环、京珠、街北、北三环等)被划入“包组一”,与白云二大队、流花大队的“拖吊车业务”打包在一起,供有实力的社会救援公司承接,8年间,油价、人工费均持续上涨,若仍依照现行条例,“路内作业”每台车,拖车费只收几百元,吊车费只收千多元,车辆救援将“入不敷出”,2018年01月07日,评审工作完成,“包组一”被广州市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竞得。

  回应4救援业务由大公司转包得来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,周记良的“花都北兴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”注册资本仅2万元,经营范围限于“普通货运”,昨日下午,记者致电广州市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,该公司行政部一位黄姓负责人却表示,该公司与“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”无任何关联,不存在“业务转包”关系,“新城”的工商执照上,经营范围为“普通货运”,并不包括“车辆救援、道路清障”等内容;道路运营许可证上,经营范围同为“普通货运”,且于2018年01月07日过期;“新城”还从花都物价部门取得了收费许可证,编号为JF146。

  公司说法本来未吃饱不曾分包业务前日,广州市交警支队高速二大队一位民警曾说“高速公路车辆救援业务”的招投标完成后,若有交通事故,交警将负责“通知竞得该项目、有救援资质的单位到车祸现场实施清障工作”,最后他承认,参加政府招投标并中标的“车辆救援公司”并非“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”,而是另一家大企业,“新城”从这家企业承包了部分高速路段的车辆救援业务,但周拒绝透露这家企业的身份,据他介绍,公路上出现“违章车辆”需要拖吊时,交警会通知他们到场,这类拖吊属于“行政执法”,依照规定,不得向车主索要费用,公司出动人员、车辆的费用由政府补贴。

  不仅如此,因“违章车辆拖曳不许收费”,政府每年还要倒贴给拯救队一笔钱,“拖一辆违章汽车补贴75元”,黄先生强调,与违章车辆拖吊比,一般交通事故车辆拖吊,救援单位收费高,赚得多“我们认为,公司承接的此类业务太少,不能满足需要,这类业务不可能再分包给别人,让别人赚钱”,车祸当天在现场值勤的谭警官表示,“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”的经营行为与警方无关。

  黄先生说,这几天,他也在关注“天价交通拯救费”的报道,依照惯例,对于影响交通的“路内事故”,由警方通知的拯救队实施清障,力求道路尽快畅通;对于不影响交通的“路外事故”,交警也会通知拯救队到场,但车主对拯救队的收费不满,可以拒绝,然后自己雇请人员、设备清理现场,黄先生直言,“拯救队处置一起车祸,向车主索要6万元,确实太高了”

  车祸后,货车侧倒在路边,一半超出了路肩,一半在救援车道上,因货车体量庞大,仍影响道路通行,黄先生说,依据现行条例,15吨以上货车,吊车费上限约2200元,交通拯救有限公司曾出动过100吨级别的吊车,若从严执行规定,拯救单位将入不敷出,至于拯救队向车主开出的“天价费用”,警方并不知情。

  除费用定得过低,黄先生认为,条例有关“路外作业”的收费管理也需完善,现行规定形成了一个监管盲点,“新城”收费许可证涉违规该负责人表示,车辆救援单位需到物价局办理《收费许可证》,因属地管理的原因,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的《收费许可证》由花都区物价局颁发,在当时的情况下,让车主与拯救队协商议价是不可行的,对车主一方有失公允。

  收取“天价拯救费”的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,其经营范围仅限于“普通货运”,服务部也无法提供与交通部门签订的委托书,因此不能满足办理《收费许可证》的条件,监管的缺位纵容了一些救援单位漫天要价,今日,物价局将会同有关部门到现场查处。

  广州市物价局有关负责人也认识到这一问题,此类交通拯救,物价局没有划定收费上限,起吊费用应由车主与拯救队双方协商议定,政协委员评“天价拯救费”车辆救援应强调公益性而非商业性对于“天价交通拯救费”,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认为,“天价收费”中,车主作为弱势一方,被形势逼迫,无法选择“拯救队”,有关部门在调查时,应该认识到这一情况,不能照搬条例。

  该负责人说,之所以这么规定,是因为“路外作业”情况比较复杂,作业环境可能是农田、沙滩、甚至是悬崖,起吊难度难以界定,只能由双方协商议定,但协商不是强迫,车主可以拒绝,高速公路车辆救援作业确实存在风险,但风险如何转化成费用,也不应由拯救队单方面下结论,不能因为是高速公路,就漫天要价,让车主承担过高的费用,但就他个人的理解,判断救援是否属“路外作业”,事故车辆是否影响交通才是依据。

  孟浩强调,交通拯救队,“拯救”是其第一要务,其次才是拖车,才是经营性服务,市物价局讨论后认为,政府条例要有一定的延续性,不能随意变更,南方日报记者钟锴实习生叶雯

精彩推荐

历史排行

1   演示而是:如何“唱”出好声音
2   三名辍学少年绑架中学生勒索20万
3   男子出租车顶蹦迪引擎盖被踩凹朋友:他喝高了
4   消化被指未核实患者姓名致通过液
5   网友秀神技:自己的折叠后成长沙开瓶器(图)
6   女子称遭驾校校长调戏续:车辆缺席方法(图)
7   湖北违建户砍伤3名执法人员后被射伤
8   老父杀死做媒儿获能力街坊曾联名上书女儿
9   区地税局长为收钱与副局长交流经验
10   房地产税来了!房价会应声而落吗?